Bear VS Monkey

Nice to meet you all here.
This is a art blog by HUANYUU.

‧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.

《岩与花》第五回原剧本

第五回前前后后水母修改的时间最长,次数也最多,有编辑的建议,也有我的建议,修改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尽快进入主线情节,因此很多隐藏着庞大信息量的细节不得不忍痛割爱。

作为漫画主笔,粗略计算了下,几乎每一回的脚本字数都在4500字以上——也就是说,作为分镜和作画,每一话都必须要把这4500字的脚本控制在30P↑↓,难度可谓不小。

以下摘录了部分片段↓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安子然看丹华的一张臭脸,笑了。

安子然:丹小娘子怎么这幅模样?在下来猜猜看,莫不是嫌弃住得不够舒服?

丹华(被说穿的虚张声势):谁……谁嫌弃了?我堂堂左骁卫副尉,这点事算得了什么!

安子然(促狭):哦~~~那可太好了。这乡野村居之中,只怕老鼠蟑螂是少不了的。(背景,老鼠,蟑螂张牙舞爪。)

丹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安子然:对了,被褥也好好收拾一下。那些跳蚤啊虱子啦,小娘子细皮嫩肉,正是它们的最爱。(背景,跳蚤,虱子张牙舞爪)

丹华毛都炸起来了。

丹华(逞强):我、我才不怕呢!

安子然:不过,你这脸色可不是这么说的哦~~~哎呀呀,到底还是官家的小姐,小娘子最远去过哪里?万年县可是离长安好远哩~

安子然笑得像狐狸一样。

丹华(反应过来被他耍了,恼羞成怒,指着安子然):你才是!弱不禁风、女里女气、游手好闲又没……

某人:丹华!

丹华回头,见李岩走过来,神气很严肃。

李岩:不得无礼。

丹华(眼睛瞥向一边,嘟囔):我又没说错……

李岩(转向安子然):安兄。丹华年纪尚小,不知规矩,你别怪她……(对丹华)还不道歉?

丹华(委屈大喊):是他先招惹我的!这讨厌鬼算什么啊!师兄你凭什么一路上只管胳膊肘往外拐,帮着他说话!(气呼呼地瞪着李岩和安子然)

李岩(有些动怒了):你……

安子然(打断李岩):李兄,这事的确错在在下。(对丹华行礼)丹小娘子,失礼了,烦请恕罪。

丹华愣了一下,似乎没反应过来。然后一跺脚,气呼呼地跑走了。李岩想叫她回来(小字:丹华……),安子然吐了一口气(小字:呼)

李岩(头痛的样子):安兄,你怎么又逗她……

安子然(欠抽地笑着抬起一根手指):太有趣了,一时没忍住~

李岩(脸都黑了):……你也别太把丹华当成孩子啊……

安子然(笑得更欠抽了):似乎才有人对在下说过,丹小娘子“年少无知”啊。

李岩(郁闷):……

安子然:且李兄不觉得自己才是,就算丹小娘子是你师妹,你对她也严苛得有点过头了吧。

李岩:可她刚刚确实说了不该说的话,安兄你毕竟——

安子然伸手阻止李岩。

安子然(虽然笑吟吟的,但是眼神很严肃):李兄当真要与在下如此生分?

李岩避开视线,没有回答。

安子然苦笑着顺着李岩的视线看过去,太阳正在下落,高远少云的天空中一只孤鹰正在徘徊。

……

月挂中天。屋外有乌鸦叫“咕咕咕——” 还有狗叫了一声“汪—”

所有的东西都在睡,鸡鸭,猪,马,还有除了楼聪的李岩一行众人。

每个人脸上都露出苦闷的表情。丹华的表情比较搞笑(可以是猴丹华)。

李岩依旧隔着雾气看到了模糊不清的女人的影像,时而变化,如同鬼魅。

最后女人变成了一个恐怖的鬼怪。

李岩伸手抓向腰间取刀,却抓到了不同的东西。再看时,发现腰间缠着一条吐信的蛇。

李岩吓得一抖手,将蛇甩开。蛇落地之前便化为雾气消散。

雾气中,他之前所看到的所有面目不清的人都变成了鬼魅的模样。(嘻嘻嘻……哈哈哈……)

鬼魅们朝他扑过来。李岩抬手欲与之搏斗。

鬼怪穿过了他的身体。

不停地有人在呼唤他,声音忽远忽近。(李岩 李岩 李岩 李岩……)

一双美丽的女人的手从身后抱住他,有人附在他耳边说:“君从何来,欲往何方?”

李岩(惊惧且迷惑):你是……

“叽”的一声打断了他的话。

李岩满头大汗地猛醒过来。

……

评论
热度(3)
  1. 暴走水母Bear VS Monkey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【触手组.tantacle】

© Bear VS Monkey | Powered by LOFTER